黑龙江公益检察模式:调查387个小煤矿,检察官
娱乐
河南礼包纸箱包装批发
礼箱包装
2019-02-27 10:30

  酷暑之时,检察官深入矿下800米踏查……在整治小煤矿行动中,黑龙江检察机关通过公益保护“有所作为”。

  “我们就煤矿企业施工造成农田大面积塌陷问题多次向国土部门反映,但一直无人问津,检察机关是第一个主动来调查煤矿问题的。”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长胜村党支部书记纪松涛感慨,在关停小煤矿行动中,检察院起了很大作用。

  被关停的小煤矿 ??澎湃新闻记者 林平 图

  130人专班异地用警,3个月调查387个小煤矿

  2018年以来,黑龙江省接连发生的几起煤矿事故拉响了整治小煤矿的警钟。近年来,在煤炭行业去产能的国家战略下,黑龙江省不断整治小煤矿。

  同年2月,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印发《开展依法打击和重点整治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各省成立专项行动小组,在2018年组织开展依法打击和重点整治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

  黑龙江省有29个县市蕴藏煤炭,含煤面积约8万平方公里,其中,鸡西、七台河、双鸭山、鹤岗四煤城年产量15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就有387个。

  “检察院在淘汰退出落后煤炭产能专项整治工作中要有所作为。”去年 6月,最高检领导在黑龙江调研时作出指示。

  一边是淘汰落后产能的国家战略,另一边是小煤矿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检察机关如何作为?这成为摆在黑龙江省检察院面前的一道攻坚题。

  “要搞,就要解决问题!”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高继明表态。2018年6月27日至9月27日,黑龙江省检察院在鸡西、双鸭山、七台河、鹤岗地区(简称四煤城),组织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小煤矿关闭整治公益保护法律监督工作。

  在此期间,黑龙江省检察院制发了整治实施方案,抽调哈尔滨、大庆、黑河、哈铁检察机关共130人,组成专班,异地用警,针对四煤城年生产能力在15万吨以下的387个小煤矿,进行“全覆盖”调查。

  “黑龙江小煤矿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利益关系交织,亟待检察机关启动公益诉讼查清问题。”最高检第八检察厅专职副书记时磊分析认为,小煤矿的最大问题在于恶性事件频发,且对环境破坏非常大,小煤矿大多无排污设施,直接向农田、河流排污,长期堆放的煤矸石还会因自燃排放毒气,残留的重金属也会影响空气质量和农业生产,“法律赋予检察机关调查权,在整治小煤矿专项行动中还形成了独特的调查模式”。

  媒体记者随检察官前往小煤矿事后踏查。 澎湃新闻记者 林平 图

  检察官深入矿下800米,调查形成卷宗652册

  来自检察机关的监督调查面临诸多挑战。

  在调查之初,考验每个专班的头等棘手问题是——找不到煤矿所在地,“小煤矿一般比较隐蔽,都在深山老林中,靠导航和地图很难找到。”参与小煤矿关闭整治工作的哈尔滨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孙长国说。

  更为具体的是,小煤矿有何危害?违规行为在哪里?……这些问题需要实地调查。进驻调查组的第2天,孙长国便向了解情况的当地国土部门寻找外援,“组成七个联合调查组,选派17名调查人员以测量的名义分赴各小煤矿展开调查”。

  第5天,调查组完成了对每个煤矿的实地测量和定位,同时对每个煤矿的外观、井口、煤矸石堆放等进行了拍照和记录,形成136份《调查工作纪实》,掌握了一手资料。

  当时正值酷暑,调查组人员拿着测量仪器一步步走完了所有小煤矿,“小的矿要步行一二公里,大的矿要步行五六公里,踏查最多的小组一天测量了十几个煤矿。一天下来,就要走十几公里,甚至更多。”孙长国说。

  作为外行人,检察官们并不了解矿井如何作业,更谈不上对井下问题的把握。为此,孙长国联系了当地较大规模的国企七煤集团,带领全组人员深入地下800米的矿井,当了一回“矿井工人”。

  “小煤矿监管部门存在不依法履职或者不作为问题,检察机关深入矿区后才发现了更多具体问题。”黑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魏庆林介绍,整治期间,黑河专班还主动联系科研机构拍摄卫星图片,对比林业部门提供的小煤矿占用林地数据,结合现场勘查和专家意见,一举查清鸡西所有小煤矿非法占用林地的事实。

  与此同时,针对煤矿领域专业性强,实际工作经验较少等情况,检察机关还通过聘请行业人员,异地交叉调配,开展专业培训,提供咨询和保障。

  黑龙江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坤明介绍,在技术保障上,四个专班组均配备无人机、GPS定位器、激光测距仪、无线图传执法记录仪等装备,采取实地调查、现场勘查、谈话询问等方法逐矿调查取证,“把调查发现的依据转化为证据,把调查发现的问题转化为线索,把调查发现的线索转化为案件,形成煤矿卷宗652册”。

  “在没有成型模式可借鉴,没有任何经验可参考,特别是检察机关转隶以后,开展专项调查工作,如逆水行舟。”黑龙江省检察院小煤矿关闭整治公益保护法律监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曲立新说。

  公开宣告检察建议,移送176册违法犯罪卷宗

  尽职调查之后,检察机关又拿出了“杀手锏”——宣告式检察建议。

  2018年底,四煤城检察机关针对土地资源、林业资源、生态环境、污水排放、大气污染等监管领域的相关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的6件典型案件,同时进行了《检察建议》公开宣告。

  与以往书面送达的检察建议相比,这一宣告方式更具冲击力。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0月,为深化法律监督成果,黑龙江省检察院起草并报经2018年10月25日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定出台了《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建议宣告、公告的规定》,对检察建议宣告的参加人员和宣告地点进行了明确要求,检察建议变得更具刚性。

  各被建议单位代表在宣告活动上作了表态发言,表示要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提高依法履职的自觉性,着力提升依法行政水平。36名省市县(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见证了整个宣告过程,被建议单位共48名中层干部及相关单位人员列席参与。

  黑龙江省人大代表、奥宇石墨集团董事长韩玉凤参与了宣告过程。“检察机关以如此公开透明的方式推动环境公益问题解决,态度严肃、隆重、认真,当时所有人都很震撼,林业部门也在现场做出了表态。”韩玉凤觉得,检察机关率先为当地环境改善、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这让民营企业家深有感触,看到了希望。”

  “检察建议指出了问题所在,太专业了,从不是很理解到最后心服口服。”鸡西市煤炭生产安全管理局局长孙文远说。

  2018年11月1日,黑龙江省检察院将157册违法违规问题卷宗、19册涉嫌犯罪问题卷宗,分别移送移交纪委监委和公安机关依纪问责、依法追责。

  “我们就煤矿企业施工造成农田大面积塌陷问题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无人问津,检察机关是第一个主动来调查煤矿问题的。”纪松涛感慨,小煤矿隐患存在多年,村民们一直上访都没有解决,直到检察院调查组进行调查,才起了很大作用。

  在此项法律监督工作中,黑龙江省检察机关打造出“龙江公益检察模式”:“监管失职问责+犯罪行为打击+公益损害恢复”组合拳。

  在2018年12月25日全国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检副检察长张雪樵对黑龙江小煤矿关闭整治公益保护法律监督工作进行了通报,指出检察机关通过公益诉讼进一步提升行政执法效力和司法公信力,推动解决了很多行政执法机关多年想解决而解决不了的问题。

  不止于此,2019年1月7日,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还审议并作出了《关于加强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工作的决定》。“这是国家立法正式确立检察公益诉讼制度以来,全国首个由省级人大常委会出台的关于落实和完善检察公益诉讼制度的专项决议,为解决检察公益诉讼中的突出问题提供了地方性制度依据,被高检院转发全国推广。”高继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