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蓝天野竟有90年戏龄,还为90后演员“喝彩”
资讯
河南礼包纸箱包装批发
礼箱包装
2019-02-26 09:07

  “我是演员蓝天野,我今年92岁了,戏龄90年。” 前几天,北京人艺的老艺术家蓝天野出现在东方卫视《喝彩中华》第二季的录制现场。从2岁起被抱在父母怀中就开始看戏,“资深戏迷”蓝天野得知要为“中华戏曲喝彩”,毫无犹豫地从北京特地飞来上海,参与了节目录制。

  新年刚过,全国首档大型戏曲文化类节目《喝彩中华》迎来了全新的第二季。相比第一季,这一季节目除了依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传统戏曲爱好者登上舞台,更多增加了故事和讲述的环节,每期节目将邀请4-5位嘉宾登台,讲述他们与戏曲结缘的故事。

  参与的嘉宾既有蓝天野这样的话剧表演艺术家,也有从越剧起步走上影视和歌手道路的李玲玉,还有出身绍剧世家的六小龄童、台湾霹雳布袋戏第五代传人黄亮勋等等。此外,还有来自民间的戏曲爱好者、有社会影响力的专家学者,这些并非专业演员的普通人都在节目中讲述了各自的故事。而依旧由方芳、王珮瑜、霍尊组成的“喝彩观察团”,也和这些讲述人共同开展了一段段和戏曲相关的情感之旅,对表演予以点评,与讲述人进行交流。

  《喝彩中华》的导演衡娟表示:“去年第一季,参与节目的嘉宾主要是专业戏剧演员,而这一季,我们将参与人群的外延进一步扩大,通过不同人群讲述他们的戏曲故事,在情感表达的层面上能有所变化,从而引起更多观众的情感共鸣。”

  蓝天野

  92岁蓝天野一年看戏超过100场,最喜欢看年轻演员

  蓝天野是此次《喝彩中华》的嘉宾里最年长的, 这位年过九旬的表演艺术家,舞台下依然耳清目明,一上台仍是满满的男神范。

  他和观察团的几位嘉宾都是老熟识,尤其是唱京剧的“瑜老板”。2018年,王珮瑜的“京剧瑜音课”在北京人艺有一场讲座,蓝天野特地赶去捧场,那时候蓝老师就和王珮瑜有个约定:要去人艺演一场京剧。

  在现场,92岁的蓝天野说起自己拥有90年的戏龄,立刻引来台下一片惊呼。出生在老北京的院落中,因为妈妈爱看戏,蓝天野从记事起就跟着大人看戏,尤其是京剧,几乎所有的泰斗级宗师的戏他都看过。四大名旦、四大须生、金少山、郝寿臣和科班的“娃娃戏”,蓝天野在90年的戏龄中都一一经历了。

  直到如今,92岁的蓝天野依然频繁看戏,一年看戏超过100场,有时候一个星期要进两三次剧场,乐此不疲。而相比当年看遍了名家大师,如今的蓝天野更偏爱去看年轻人的演出,并且不遗余力地去现场为年轻的戏曲创作者们站台,给年轻人题写剧名……

  蓝天野说,除了支持这些年轻的创作者,他也可以在剧场了解年轻人的想法,保持学习和工作的热情。

  当然,蓝天野还是挂念着他心爱的京剧艺术是否后继有人。对于青年戏曲人才的培养,蓝天野有很多的想法,他说:“现在出好演员难,我觉得,其实还是应该借鉴一些当年科班演员的培养方法。”

  这位90后老演员,当场推荐了一群90后的小演员,他们来自中央戏剧学院,这也是蓝天野在北京人艺和京剧之外的另一段情缘:1949 年中戏还没成立时,他就住在东棉花胡同。从中戏话剧团的一名青年演员,到后来在中戏任教,蓝老开玩笑自称是中戏的“全乎儿人”。

  在舞台上,这群青春朝气的学京剧的孩子,谈到了自己的梦想,说起了学戏的艰辛,展示了自己的才艺,并用一段活力四射的京歌《我的未来不是梦》,展示了新一代京剧人的形象。

  蓝天野亲切坦诚地给了这些孩子很多建议,他说:“我们都是戏剧的‘90后’,而今天我们能走到一起,是因为我们的戏曲艺术,是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都是艺术的追梦人。”

  这些演艺明星都曾与戏结缘,被戏曲滋养的他们都想为传统文化“喝彩”

  在蓝天野之外,还有不少动人的因戏而生的故事都出现在这一季的《喝彩中华》。

  李玲玉

  因为《西游记》的“玉兔精”被全国观众熟知,人称“甜妹子”的李玲玉是影视明星也是著名歌手。但这些年,却出现在所有和越剧乃至戏曲有关的节目和场合中。因为17岁从艺之初,李玲玉正是从越剧起步,迈入了艺术的大门。

  她回忆起当年因为自己家庭成分问题在“艺考”路上的种种不易,终于在高三那年,以一段现学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考上了北京红旗越剧团。17岁开始学戏,李玲玉经历了很多远比常人更多的艰难,她笑说,自己至今仍然浑身伤病,就是因为自己当年十几岁才开始练功留下的后遗症。

  此后,因为考入东方歌舞团、拍摄电视《西游记》,出歌曲唱片等种种机缘,李玲玉的从艺之路越来越顺,以至家喻户晓,但她却发现自己也越来越放不下越剧,这门艺术似乎已经长在了她的身体里。“我是真的喜欢越剧,平时就特别想唱,所以有机会我就特别愿意来参加节目。希望能让更多观众发现越剧的美。”

  这些年,李玲玉始终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够重回舞台演一台完整的越剧。为此,她和同样从越剧走向影视的好友何赛飞商量了很久,两人相约有朝一日要一起合作一部新戏,“我演小生、她演花旦,毕竟,我们当年都是专业越剧演员”。

  “我觉得艺术都是相通的,越剧艺术给了我从艺路上太多滋养,包括我现在能歌善舞,善于用眼睛说话,其实都是当年学越剧打下的基础”。李玲玉最终用一首《天竺少女》展示了她广为人知的舞台形象,也以此感激越剧给予她的艺术养料。

  和李玲玉一样,演员六小龄童在《西游记》中深入人心的孙悟空形象,更是得益于自己的“家学渊源”。作为绍剧的猴戏世家传人,六小龄童说: “章氏猴戏家族四代人都在演绎美猴王孙悟空。”自曾祖父起,章家人就在猴戏上苦心钻研。艺名里的“六”字是学戏的时间标记,从六小龄童的父亲到哥哥,再到他本人,都是六岁开始学猴戏。回忆起拍摄《西游记》的经历,六小龄童说,“影视化表演从了解中国传统戏曲里的猴戏开始”。

  而另一位以歌手的身份活跃在大众视线里的平安,也站在《喝彩中华》的舞台上,说起了与川剧“相遇”的经历。原来,因为儿时看过的庙会,平安从小对川剧变脸产生了兴趣。“后来,我就跟着我现在的师父康勇学习变脸。”在平安的故事中,拜师前要爬青城山、练身段、起手势。学习变脸,要先学憋气,“我一般练习到第三张脸谱就有些呼吸困难了”。这份艰苦的学习经历令平安对川剧多了一分理解,“其实川剧不光是变脸一项绝活,它是由许多细节构成的,是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 “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与戏曲相遇。也确实想为传统文化做点事情。”在谈到节目的理念时,衡娟表示,这一次的《喝彩中华》不再只关注学戏的年轻人,而是让观众看到更多为戏曲、为传统文化努力的人。不同的故事承载着不同的情感,有人在回忆学戏经历的同时,诉说了对家乡的思念;有人在表达对戏曲的热爱时,也传递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敬意。通过一个个鲜活的故事,观众能够在平凡的“喝彩声”中近距离领悟到传统文化的精髓。